我是送葬者,你们由我送葬。
因为——我会活到最后。

【捌】白玉

【捌】白玉

         千山万水我独行,一身一剑任纵横。

         直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吾身为国征,而不及,杀吾者,乃吾誓死保卫者。

——————————————

       在民间,白玉将军是个神话,是个传说。


       在一些宗族口中,白玉将军是个可怜人,同时也是忠心人。


       在皇室心里,白玉是个禁忌,绝对的禁忌。


       甚至有人梦见白玉来找他索命。

       青森的脸,惨白的眸,乌黑的发,凄红的血,残破的神体。


       他们甚至不敢公布白玉的真名,白玉死了,多少人会来报仇?

       白玉是他们害死的。

-----------------------------------

       真正认识白玉的人,都知道。

       他并不是什么一脸凶巴巴是老将军。

       他很温和,气质也很儒雅。

       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翩翩公子,会是征战沙场的白玉。

       两年前,白玉身披战甲,越过一道道关塞山,身赴战场。

       人们等着他凯旋归来。

       然,事总出于意料之外。

       他战死了。

       他的尸体残破不堪,万箭穿心。

       却,依然撑着战矛立着,如一座不朽的丰碑。


       皇室畏惧白玉的威信,畏惧他的实力,畏惧那只有一丝的可能性。

       一丝白玉拥兵自立的可能性。

       于是。

       他们给了白玉假消息。


       结果了然。


       他们决不知晓,白玉最后的遗言。

       也决看不见那两行斑斑的血泪。


渊·魇Chapter.13

Chapter.13

         ——那么多血……是什么?

         ——战争。

         ——有什么意义?生灵荼炭啊!

         ——那是人们无尽的争夺。

——————————————————

        鬼熔岩。


        黑风猛烈地刮着,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地上巨大的法阵散发着猩红的光,已经彰显着今天注定不平静。


        这座活火山大裂口里的岩浆翻腾滚涌,几个身影出现在那最接近天的地方,就是这大裂口。

        “『碎片』在这下面?”一个背着巨大镰刀的怪人探头。

        看着眼前咕嘟咕嘟烈红的岩浆,怪人眯起了眼睛。

        “愿邪神大人保佑。”

        “别念叨你那些什么邪神啊,没用。”蒙面人瞪了他一眼。

        “角都!不准污蔑邪神大人!你那些钱才没用!”飞段舞了舞那巨大的镰刀。

        “都别废话了。”蝎即使缩在蛭子里,依然捂住了耳朵。


        “呜哇哇哇好可怕啊前辈救我啊啊啊!”

        “阿飞你闭嘴!”迪达拉甩过一团起爆黏土。

        ……

        ……蝎想走。

        你们都给老子正经点。

        为什么这边的主要任务是我负责……


       

        紫发女人站在另一边的黑石上,同时战着的还有六个有着同样眼睛的人。

        ——佩恩六道。

        “鼬。”一道冷冷清清的声音响起,声音的主人却并不在此地。

        不需要什么多余的言语,宇智波鼬已经明白长门说的是什么。


        【正义者】来了。


          这个数目有点……

          一滴汗顺着蝎的面庞滑下,整个『鬼熔岩』都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

          “旦那!西面阵法出现裂缝!”


          不会吧……这可是近万年来最厉害的巫师布下的。


        “你们在这守着!我去看看!迪达拉你去通知鼬和小南!”蝎操纵着蛭子,一下就没了影子。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阵法破开……

      『崩坏』者都站在统一战线,鬼熔岩一役并没有什么争抢的必要;『反崩坏』中,也就是下面那波人类,人多可对破坏阵法没有任何帮助;『异端崩坏』……

        等等!『异端崩坏』!

       


        不详的预感陡然升起。


        眼前同样是红发,如同瓷娃娃的小孩验证了蝎的猜测。

   

      『异端崩坏』——九由一。

        不。


        准确地说。


        赤砂九由一。

        

        


       


大概就是伊瑟尔的人设了吧……
原创角色详见在下的渣文。

【哦我的渣画,画不出角色万分之一的好】

渊·魇Chapter.12

首先这章是之后会搞事情的角色……但好像和原著并没有什么关系,顺便说一下“师父”是蝎。

好的,下面,更文。


Chapter.12

         ——那个大东西是什么呀?

         ——是龙。

         ——哦……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这也是自主创造他们来的悲剧。

————————————————

         龙,是什么?

         那传说中最为强大的种族。

         天上,地面,海底,都有他们的踪迹,他们是有灵性的,是“他们”不是“它们”。


        他们是天生的收藏家,在珍宝堆成的宝座上沉睡。

        他们是邪恶与贪婪,高贵与尊崇的代表。

        他们是无上的力量,永恒的生命。


         但是。

         龙族的繁衍能力极差否则龙族早已统治这世界。

       不要轻视龙,他们的吐息能让人灰飞烟灭,他们的怒吼使大地为之震动。


       龙族早已在大陆上销声匿迹,也有人说龙族已经灭绝。

      

        眼前的一切却告诉人们:龙,依然是那无冕之王。

        空间撕裂,岩浆迸溅,再次告诉世人龙的强大。

        当然,也有心怀不轨者欲捕捉眼前的龙。

        龙的身上都是宝,随便一块粼都能引起大陆上所有人的疯抢。

        结果当然是……【详见前文九由一的做法,只会更惨】


        动乱让所有生灵记住了龙的名字——

        伊瑟尔·帕拉德·塔·亚特兰蒂斯

        『禁锢与恐惧·贪婪与堕落』

         也记住了龙一直追随着的,红发的孩子。

       『蛊师』 九由一。


--------------

       一片灰蒙蒙,这里看不到其他的颜色 ,真要说,只有银光闪闪的月华,照在银发人如白瓷的脸上。

       周围黑色的风猛烈地刮着,带着游魂孤苦的悲鸣。


       龙冢。


       最后的龙。


       他不会说话。


         “呐,伊瑟尔,可以陪我玩吗?”

          银发人坐在巨大的骨骼上,在最靠近月亮的地方。

          他的眼睛,被缝起来了。

        他把脸埋在孩子的怀里,孩子揉着他银色的头发。

        孩子捧起他的脸,说:“会遇到师父呢,伊瑟尔会陪我的吧?”

        龙歪歪脑袋,点了点头。


        他抱紧了孩子。







扔几章自己平时随意画的宁少……
虽然画得丑但你们要相信我是个柠檬!

渊·魇Chapter.11

Chapter.11

         ——这朵花好好看!

         ——我看看?

         ——喏,漂亮吧,就像是天使的衣裙。

         ——放下吧……美丽的背后,往往是最毒的毒药……


————————————————

       破旧的街巷。

       孩子抱着玩偶,摇摇晃晃地走着,像在找着什么东西。


       “那边那个小孩谁家的?”

       “不知道……看样子是贵族,走丢了吧。”

       “长得还挺好看的,应该能卖不少钱。”

       “你蠢啊!贵族就要好好利用啊!卖了多可惜!”

       “也是!”


       于是两个倒霉蛋就这么盯上了“小孩”。


       小孩背对着他们,所以他们没看到玩偶的表情变了变,森寒至极。


       正如小孩精致漂亮的脸上那如玩弄猎物般的笑容。

       ……


       几分钟后,小孩儿哼着歌,一摇一摆、晃晃悠悠地走出巷子。

       巷子深处,两具干枯萎缩的无头尸体,它们的头被砍下,身体已扭曲得不成人形,血迹顺着地面的砖缝,缓缓蔓延……


渊·魇Chapter.10

Chapter.10

       ——这个东西好奇怪。

       ——东方巫师的东西,当然奇怪。

       ——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呀?

       ——一群疯子……喂!不要碰!

——————————————

       最后一张符。

       店主布好了阵,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往右侧面望去。

       目光的落点是那几公里外的石山。





       “哎呀……被发现了呢,即使隔这么远……”蹦跳着的小孩子如是说,虽然这并不是他的真实年龄。

       “回去吧……没追过来已经是万幸啦……”小孩摆了摆手。

       “可是大人……”身后的随从有点不甘心。

       啪!

       随从滚到了地上。

       “自己再扇九巴掌。”孩子俏皮地笑着“哦,然后把那只手砍了。”

       随从自然是不敢反抗,只得照做。

       再痛也不能叫出来,否则他的小命可就没了。

       鲜血飞溅,孩子往后退了一步,一脸嫌弃,好像面前是什么污秽不堪的东西。

       “要管住自己的嘴哦……嗯……下次就放血好了……唉不对……还得再加上撒盐……”孩子是发自心底的觉得这些事情好玩儿。

       “喂,你们觉得用铁处女怎么样?”他的眼里闪着亮光。

       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神知道这位大人又会想出什么变态的惩罚……







       店主若有所思,他的阵式最多只能挡住『同类』,可那些人……还真不一定挡得住……

       按〖鬼熔岩〗的地势……啧,还真是易攻难守。

       店主没有注意到,孩子离开前,撕走了一张符。





       “哇……好可怕好可怕……”在暗室里,孩子甩着烫伤的手,始作俑者明显是面前燃烧的符纸。

        “不愧是近千年来最厉害的巫师……就算死了这么久……”孩子疼的龇牙咧嘴。

        不过……千年来……你术法对活人的作用……还真是越来越小了喲……要是放在以前,我的手估计已经成焦炭啦……至于那些废物,哼,估计连灵魂都不剩。

        纵然千年前你再厉害,现在也不过如此。

        孩子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是那家伙么?

        店主皱了皱眉头。

铁处女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3%81%E5%A4%84%E5%A5%B3

渊·魇Chapter.9

Chapter.9

       ——为什么要空出一个房间?

       ——有人住。

       ——他在哪?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

——————————————

       这是一栋十分和式的屋子,很难想象在这满是教堂、城堡的国度会有这样的建筑。

       淡淡的熏香,还有悦耳的琴声。

       院子里的银杏已经黄了叶,纷纷洒洒地飘落,铺了满地,几只鸟儿嘤嘤鸣叫。

       午后暖暖的阳光使地面一片金辉。

       无论从什么角度,都是怎么看怎么别致。

       相比于之前的一些建筑,这可真是古朴又雅致。

       紫发少女踱着步子。

       面容与少女十分神似的女孩跺着脚踏进院子,嘟起的嘴将她内心的不满全都写在了脸上。

       “姐姐!他又不回家!”

       花火甚至不想提店主的名字。

       “算了……花火……哥哥不回来就不回来吧……他只是不想给我们添麻烦……”雏田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家妹妹的脑袋,眼睛里也满是惆怅。

        花火依然撇了撇嘴。

        明明都是一家人,还怕什么添麻烦?

        她在心里暗想。

       他们当然不介意店主回来,更不怕会添麻烦。

       可店主就是这样,不回就是不回,没办法。

        这也是……生者与亡者直接的那一道深深的沟壑,无法打破的屏障。

        即使他还停留在世间,可他终究是死了。

        亡者终究不是无害的。

        就像身为活死人的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吃不了人类的食物【吃什么不用在下解释了吧】一样,鬼若长期游荡在活人身边……纵使无意,活人的阳气也会被吸走,这就是为什么身边有鬼的人总是体弱多病、早夭短命。

        更何况……活人与鬼接触,会被那些所谓的[正义者]默认为犯下欺天大罪,为祸世间,他们已经忘了身为鬼的死者,在生前也是活物。

        不对,在[正义者]眼中,是“它们”而不是“他们”。

        对于这种人,总是与死者打交道、极为尊重死者的巫师日向一族,自然是气愤无比。但,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人们心中根深蒂固的观念,即使亡者依旧善良。

       有鬼哭着说,她放不下执念再去找家人,而家人恐惧着她,并毫不犹豫地请来圣职者要将她泯灭。

       多么可悲啊。

     

       所以店主不能回家,即使家里人都是巫师。

       他回去就是在给家里抹黑,本身亦正亦邪的【巫师】一词就会更加倾向邪恶……很快就会出现“他们都是魔鬼”之类的传言……

        偏见,是多么可怕啊。

姻缘


【柒】姻缘
(民国)      CP宁天

红尘初妆,  山河无疆,最初的面庞,碾碎梦魇无常,命格无双。

谁愿许我嫁衣红霞,到了飞雪横扫眉发。

执笔流年,笑看白翎如恍,泪过千行,醉话一纸墨殇。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彼年豆莞,谁许谁地老天荒。

卿初嫁,独采薇,露当稀,叶
已翠,问征人,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雨未停的时节,  煎茶试新叶,让阳光,怀中交叠。
——————————————————

欢闹喜庆的锣鼓声。
天天静静地站着,她还穿着素衣素布。

喧闹的街市,满是喜庆的红色。

又是哪家的公子要娶亲了呢?
天天想。
她并不在意,转身便要走,前线激战正酣,作为一个军人,她没理由,也不能坐在这儿凑热闹。

可她愣住了。

新郎官。
她绝不会认错。

可他,
已经死了呀...…

如果你还活着,那多好。
我绝不会原谅你,你竟然就这样丢下我们先走了。
她曾这样想过。
现在他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却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啪嗒。
泪模糊了双眼,滴落在地。

他要娶亲了。
为什么要这样呢?
不是应该祝福他吗?

睁开眼。
一只素白的手朝她伸了过来。
她不假思索地握住了那只手。
抬头,黑发如瀑,那人朝她浅浅地笑着。
周围的场景变了,如梦如幻。
贴满了红纸,挂着红色布绸的厅堂。
她在那人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上曰凤冠,下曰霞帔,胭脂轻点,青丝披肩。
那人的笑容,好温暖……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丝清风。
厅堂消散。
睁眼,只余空空荡荡的青石巷。

素衣素布。
方才所见,恍如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