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

姻缘


【柒】姻缘
(民国)      CP宁天

红尘初妆,  山河无疆,最初的面庞,碾碎梦魇无常,命格无双。

谁愿许我嫁衣红霞,到了飞雪横扫眉发。

执笔流年,笑看白翎如恍,泪过千行,醉话一纸墨殇。

戏子入画,一生天涯,彼年豆莞,谁许谁地老天荒。

卿初嫁,独采薇,露当稀,叶
已翠,问征人,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雨未停的时节,  煎茶试新叶,让阳光,怀中交叠。
——————————————————

欢闹喜庆的锣鼓声。
天天静静地站着,她还穿着素衣素布。

喧闹的街市,满是喜庆的红色。

又是哪家的公子要娶亲了呢?
天天想。
她并不在意,转身便要走,前线激战正酣,作为一个军人,她没理由,也不能坐在这儿凑热闹。

可她愣住了。

新郎官。
她绝不会认错。

可他,
已经死了呀...…

如果你还活着,那多好。
我绝不会原谅你,你竟然就这样丢下我们先走了。
她曾这样想过。
现在他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却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啪嗒。
泪模糊了双眼,滴落在地。

他要娶亲了。
为什么要这样呢?
不是应该祝福他吗?

睁开眼。
一只素白的手朝她伸了过来。
她不假思索地握住了那只手。
抬头,黑发如瀑,那人朝她浅浅地笑着。
周围的场景变了,如梦如幻。
贴满了红纸,挂着红色布绸的厅堂。
她在那人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上曰凤冠,下曰霞帔,胭脂轻点,青丝披肩。
那人的笑容,好温暖……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丝清风。
厅堂消散。
睁眼,只余空空荡荡的青石巷。

素衣素布。
方才所见,恍如一梦。

渊·魇Chapter.8

Chapter.8
       ——没有承受过痛苦的人,不知何为痛苦。
       ——更不知何为和平。
       ——你们需要痛苦的洗礼。
       ——所以,感受痛苦吧。
——————————————
       “没想到……随手捡到的信纸竟如此不简单。”那人摘下斗篷的帽子,露出紫色的齐肩短发和精致的容颜。
       “上面写了什么?”一个干干瘦瘦的红发人。
       “『碎片』,但更让我关注的是——”女人将信纸拿到长门面前“写信的人。”

       信纸下赫然用金粉写着一个“寧”。

       寧……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难怪木叶寻找『碎片』的速度那么快,难怪店主说『密卷』已经给人了……
       给木叶了呗。

       观阴阳,通天地。

       也只有木叶能够让他心甘情愿花这么大代价去寻找这种危险的东西。

        长门的眼睛缩了一下。
        “上一次『碎片』是在〖鬼熔岩〗出现的,但是没有被取走……鼬,蝎,你们再去找他一次,〖鬼熔岩〗的『碎片』我们志在必得。”

       “明明大家的目标都是『崩坏』,何必呢?”店主擦着古老的青铜灯。
       “可有些人未必会将『崩坏』分享给盟友啊。”鼬的眼睛里闪了闪红芒。
       “知道知道,你为了给佐助铺路嘛。”这句话可谓是正中红心。
      
       “〖鬼熔岩〗”一直不做声的蝎只戳重点。
       “你们想让我帮忙?”店主停下了擦灯的动作。
       “对。”
       “……帮你们……可以。”店主轻飘飘的坐到椅子上。
       鼬和蝎都是一副见鬼的表情,虽然在场的人都是……呸,在场的鬼。
       “你们是认为我不会帮忙的对吧?”他表示你们的表情很搞笑啊。
       “我不想让这么危险的东西伤害他们。”店主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们应该懂。”
        两人沉默不语。
        “好了,回归正题,关于〖鬼熔岩〗,由于上次的夺取失败,『碎片』的位置已经暴露,定会引来各方势力争抢,相信长门考虑到了这点才会让你们来找我。”
        “可以,但我不能保证能拦住所有。”

        “他答应了。”
        “好,〖鬼熔岩〗的『碎片』,我们【晓】,要定了。”
       
      

渊·魇Chapter.7

Chapter.7
         ——找什么呢?
         ——信。
         ——什么信你要找这么久?那么重要?
         ——隔世之信。
——————————————
        出使风之漠的丸子头女孩飞快地跑着,像在躲着什么人。
        怀里飘出了一封信,女孩并未注意到,依然向前跑着。
     
        五个时辰后。

        天黑了。
       
       女孩又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附近,不断地寻找着什么,毫无疑问,她在找那封信。
       茫茫大漠,天已黑,想找一张薄薄信纸谈何容易?
       风很大,说不准那封信已经被吹走了?
       女孩立马放弃了这个想法,继续找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女孩还在找着,然而,天不遂人愿,不远处黑色的沙龙卷正袭来。
       女孩只得匆匆离开,那封信在她离开不久后,被龙卷卷了起来,很奇怪,在这种黑龙卷里,风之漠特有的沙暴里,这封信却没有粉碎。

        女孩风尘仆仆地到达了一个村落,背着巨扇、扎着四个辫子的女子在等着她。
        “进来吧,等你好久了。”
        ……
        “什么?信丢了?”
        “抱歉,都是我的错。”
        “不……最重要的是信丢了怎么办而不是错在谁!”
        两人都心急如焚。
        吱呀——
        门开了。
        “既然信丢了,那『崩坏』的研究就只能先放放了。”一个人,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傀儡师。
        “我爱罗……这件事我会负责。”丸子头女孩再次表示抱歉。
        “你们那里的着重点应该是在寻找『密卷』,使用『密卷』,而后『崩坏』。”我爱罗停了停“但相信和我们一样在研究另外『崩坏』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毕竟『密卷』太难找了,找到后还要知晓如何『崩坏』。”勘九郎的声音。
        “而有能力找到『密卷』,且知道怎样『崩坏』的人世上寥寥无几,更别说他们是否愿意帮忙。”手鞠接话。
        丸子头女孩皿了皿唇。那种人……
        她抬起头,说:“『崩坏』的同时,还要对抗『反崩坏』与『异端崩坏』……得同步进行。”
        “对。”我爱罗点了点头。
        几人心知肚明,这将意味着什么。

信:
        『碎片』出现了。

渊·魇 Chapter.6

Chapter.6
         ——神的光辉照耀着大地。
         ——神的福泽造福着子民。
         ——祈祷吧。
         ——神为汝之归处。
——————————————
        教堂里华丽无比,墙上镶嵌着猫眼石,挂着古董纱帘,台阶由金子砌成,水晶铺成的地面,柱子上的雕花繁复美丽,一座座花岗岩石像庄严肃穆。
        没有风,纱帘却在飘动;没有灯,未开窗的殿堂却明亮温暖。
        大钟的指针缓缓转动,发出“咔嗒,咔嗒”的声响,在安静得可怕的大殿里激起悠长的回声。

        古老的坠饰,制作方法已失传的奇珍异宝,龙族的角,木灵的枝,人鱼的泪,凤凰的血,恶魔的心脏……在这里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摆设。
        好像所有东西都只为一人供奉,而那人却丝毫不瞥上一眼。

         在这高而空旷的房间里,跪着一人。
        虔诚的少女跪在神像前祷告,红唇微动,念着常人听不懂的语言。
        殿外的侍者不敢进门,只能恭敬地等着。
        谁敢打扰红衣主教的祷告呢。
        阿门。
        在心口划了个十字。
        缓缓睁开眼睛,起身,握紧了手中的银十字手链,祷告完毕,得去做该做的事了。

         “扣,扣。”敲门的声音。
         “谁?”
         “我……是雏田。”
         “鸣人也一起?”
         “……嗯。”声音中似乎带了点害羞。
         紫头发的女孩和金发的男孩走进殿堂。
         “小樱,你这里……好华丽啊啊啊!”男孩似乎被宝物震惊了。
         “纲手大人让我在这里修行……你不是见过更好的么?说正事吧。”主教抬头。
         “那个……那个……宁次哥哥……”雏田似乎有点……说不清?
         “嘿嘿……『密卷』啊!宁次给我了!”男孩得意地抖出残破的卷轴。
         “瞧你嘚瑟的!”一个爆栗。
         “空得到『密卷』并没有什么用,我们并不知道如何『密卷』,我们要的是『崩坏』……”
         “宁次告诉了我一件事……”
         雏田的眼睛好像亮了一下,期待都写在脸上了。
        “『密卷』需要『修复』,修复后经过一些手段才能『崩坏』,但他并没有说如何『修复』,以及『修复』后该怎么做。”
        雏田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哥哥……还是不回家么?
        “哥哥……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呢……”
        听到这句话,主教和男孩都愣住了。
        这是大家都不愿面对的,宁次的情况比佐助还让人担心。
        他的态度十分模糊……目前能确定的只有他支持『崩坏』。
        非敌非友……可能还是友?
        他在打什么算盘?他想干什么?
  
         无人知晓。

性转阿宁……这个是半成品,这次打算画红嫁衣。

渊·魇Chapter.5

Chapter.5
      ——人如果死了,会怎么样?
      ——活人死了,会入地府,进轮回。
      ——为什么要说“活人”?人不都是活的么?
      ——不,还有徘徊在世间的灵魂,他们,就是死人。
—————————————
       “宁次,跟我回去。”
       “不要。”
       “跟我回去,你姓日向!”小女孩跺了跺脚。
       “我的名字不在族谱里,族里也没有我这个人。”店主淡淡地翻书。
       “可姐姐希望你回去!”小女孩气鼓鼓地说。
       “大小姐?”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
       “她希望你回去!”
       “族里不会承认我的。”继续翻书。
       “偷偷回去呀!”
       “花火,到底是谁让我回去。”
       陈述句。
       “行行行!随便你!”小女孩气急败坏地走了。

        气死人了!第九十九次了!
        小女孩又跺了跺脚。

        ——地面碎了。
        是该感叹难为她在店主的店里没有这样还是说店主店里地板质量实在太好?
        都有。
        谁随便一跺脚可以让地板碎裂?谁随随便便把万年灵木用来做地板?
         也就他们了。

         小女孩可以称为天才,那店主就是鬼才。
        他就是鬼嘛。
        死了两次的鬼。

        店主摘下了遮眼的白纱。
        ——空洞、死寂。
        可以把人吸进去的深渊,死黑且灰暗。
        正常情况下,他是看不见的。
        死了两次后,眼睛就成了这样。
        也只有他能这样。

        观阴阳,通天地。
        当然要消耗寿命。
        但他死了。
        所以,用一次,死一次,用一次,献祭一次,用一次,重伤一次。
       他已经不可能再有轮回,哪怕积再多的功德。
        总有一天他会彻底消失。
       
        门碰的一声,被踹开了。
        店主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今天客人怎么这么多呀……”

        一只缩小版的骨龙在店主的怀里挣扎着。
        “来就来了,还送什么礼物给我做东西呢——佐助。”
        “没送你。”
        店主把小骨龙关在了笼子里。
        “后面那几位是……”
        “同伴。”
        “那,谈谈吧。”
        “‘密卷’的碎片,找到了一张。”

渊·魇 Chapter.4

Chapter.4
        ——啊,红色的云,好漂亮。
        ——?明明好恐怖。
        ——血色的腥云迟早会覆盖整个天际。
        ——是吗?那太可怕了,世界要毁灭了吗?
        ——不,那向往着和平。
—————————————
        他们全都过着刀尖舔血的生活……好像很可怕,但他们都有各自的信念。
        破晓之绯,映红了一大片天。
        啊,天亮了。

        “这次是你来找我么?”
        “鼬不在。”
        “……要什么?”
        “密卷。”
        “已经给人了。”
        “红龙角。”
        “没有。”
        “你有。”红头发的血族并不吃这套。
        “这是起死回生用的东西,你都死透了还要干什么。”店主摆手。
        “不是我要,是组织要。”
        “两个傀儡。”店主很干脆。
        “……狠,那你那铃铛给我一个。”
        店长往内室走。
        “……你回来。”
        “想好了?”
        “……一个。”
        “三个。”
        “……行,两个。”
        “成交。”
        店主终于把一直握在手中的红龙角扔给了血族。
       
        坑到你两个傀儡真是太棒了,对吧?
        ——蝎。

      
        乌鸦刷啦啦地飞过天空,大片大片地停在古旧的钟楼顶上,如宝石般红色的眼睛转个不停。

        钟楼年久失修,大钟却还在咔哒咔哒地动着,曾经华丽的花纹已经褪了色,齿轮转动的声音是那么惊悚,钟楼内部还散发着霉臭,破烂的栏杆随时都会断裂,地板早已坑坑洼洼,没有任何照明的工具。

       铛——铛——
       指针指向了十二点。
       大钟不动了。

       “这次他要什么?”血色的眼睛暴露了这人的身份——宇智波鼬。
       “被坑了两个傀儡,日向宁次,太黑,奸商。”
       “也算是物有所值吧……别抱怨了,毕竟只有我们可以直接与他对话、交易。”

       他们都死了一次。
       他们是同类。
       最爱的人也是最恨的人。
       最爱的人恨着也爱着。

       “走吧,小南他们还在等。”
       ——吱呀——
      门关上了。

用我眼替你看世界

【陆】用我眼替你看世界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
——————————————————

呼啸的山巅。
呼拉——
白色的鸟儿疾飞, 狂风呼啸,崖下,是万丈深渊。
如瀑的黑发飘场,洁白的眼眸纯净无
暇。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伙伴们以为他死了,可他还活着一切都缘于那失去双眼的人。

走遍千千万万,
因为要替他看。

      第二次中心考试,这个瞎子莫名其妙地从地宫里爬出来,小李当时还以为是僵尸。

      瞎子长得很丑,脸上都是疤,还缠着一些地宫生物的内脏,甚是恶心。

      后来,瞎子一路跟着他们去了木叶,瞎子不丢说话,只会发出,些类似野兽般的嘶孔。

      但他会写字。

      瞎子什么都不知道,听他说看木叶的事,瞎子会傻傻地笑。

日子这样平淡地过着,直到第四战。

刺骨的痛。
滚烫的血。
无声的泪。

额头上的印记消逝,代表了生命的终结。

后来他又睁开了眼。

身旁是已经没有了心跳的瞎子。

沙地上有歪歪扭扭的字:
替我去看看世界。

于是,他不断地走。
他能感觉到,瞎子在身后,傻傻地笑着。